老师们全是社会闲散人员
2020-11-15 00:0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8日上午,62岁的刘守明和亲友倒了不下5趟车,从江西萍乡赶来望城开庭。

得知真相的刘守明多次要求学校退还学费无果,一纸诉状将学校告上法庭,直指其涉嫌虚假宣传。5月8日下午,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丁字人民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。

“长沙市望城区青少年素能教育学校在网上的招生广告很吸引我,号称由国家教育部门正式批准和直管,是湖南省首家既有特殊教育又有全日制文化教育的学校,师资雄厚,有心理专家一对一辅导,专门招收厌学、叛逆、网瘾、早恋、亲情冷漠等青少年。”2012年9月19日,刘守明将16岁的儿子小峰送去了该校,交了 2.08万元一年的学费。

治网瘾成暴利产业

【心动】 号称由教育部门直管,有专家一对一辅导

因是中年得子,刘守明对儿子十分关爱,但正处于青春期的儿子十分叛逆,还染上网瘾,成了一个问题少年。2012年8月,无可奈何的刘守明选择将16岁的儿子送进特殊学校戒除网瘾。

事件始末

半年后,刘守明才知道,学校其实就是个“苦力农场”,老师们全是社会闲散人员,小峰在农场当苦力,还经常遭受谩骂和体罚,并被安排到酒店当服务员,还和一名问题少女谈起了恋爱。

2013年2月1日,素能教育学校将小峰安排到了福缘酒店进行社会实践,该酒店由学校老板投资所开。

得知情况后,他立马接走了儿子,并打电话给了学校负责人朱建新,表示教育情况与宣传不符,要求退还学费。

据相关数据,我国网瘾青少年已经从当初的400万增加到1300多万,戒除网瘾已经悄然成为了规模达数十亿元的产业。不少机构利用家长病急乱投医的心理牟取暴利。

2009年11月

2013 年2月14日,正逢春节期间,刘守明去酒店看望孩子,儿子所说的话让他惊呆了。“他和同学被安排每天洗菜、配菜、打扫卫生,也没有老师管过他们。而这之前,他们每天就是被押到农场干农活,不听话、不干活的人会被教官打骂、在烈日下罚站、用绳子绑等,半年来从没上过一节文化课。”刘守明说。

卫生部:严禁体罚治疗网瘾

【起因】 16岁儿子染上网瘾,老父选择送入特殊学校

“教育部直管、湖南省首家既有特殊教育又有全日制文化教育的学校,师资精良,一对一辅导,专门招收厌学、叛逆、网瘾等青少年。”看到这一广告,江西市民刘守明如获至宝,交了2万多元学费,将染上网瘾、厌学叛逆的16岁儿子小峰(化名)送进了长沙市望城区青少年素能教育学校。

2009年11月,卫生部发布《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(征求意见稿)》,其中指出,严禁采用体罚,以及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(如封闭、关锁式干预)来治疗网瘾。

学校位于望城区丁字镇的一个农庄里,实施封闭式教育,家长每月只能见孩子一次,每次时间30分钟,见面前还必须开具“进入基地通知书”,并且只能在办公室见面,还得有教练跟随,不许参观学校的教室、宿舍、食堂等地。

【转折】 惊闻孩子在农场做苦力、在酒店当服务员

2009年8月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mkkmkk.cn十大正规平台/十大正规平台/游戏平台/通宝游戏官方网站版权所有